• _

  • 强制戒毒所内那些真情忏悔

    强制戒毒所的真情告白

    □本报记者邓新建、邓军、本报记者罗微

    近日,记者《法制日报》走进广东省梅州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,与三名吸毒的戒毒学生进行了密切接触。三人中年龄最大的41岁,曾经是当地著名的音乐制作人。最小的只有23岁,但他有7年的吸毒史。

    他们坐在记者面前,慢慢讲述被毒品吞噬的未知故事.

    文君

    受宠的儿子陷入了职业生涯的低谷。

    他来自一个音乐世家,会作曲,会跳古典舞,获得双学士学位,毕业于一所名校,成为当地一名著名的音乐制作人,是当地民歌剧团的重要人物.对文君来说,他的世界充满了光明。

    然而,由于工作原因,他经常出入娱乐场所,被别人蛊惑,自制力弱,所以文君被冰毒击中。

    文君只有40多岁,身高超过1.8米,由于冰中毒,他开始频繁地遭受腰痛和泌尿系统疾病的折磨。他最瘦的时候只有116公斤。文君因服用甲基苯丙胺被开除党籍和职务。他的妻子和他离婚,他的父亲也生病去世了。

    "毒品带来的危害太大了。它腐蚀一个人,使一个人的行为疯狂,并把一个人变成一个魔鬼。”想到这些经历,文君的心情非常激动,“我拥有的一切都被毒品摧毁了”。

    滥用药物不仅让文君变成了一个瘾君子,也让他成为了他11岁女儿的不合格父亲。“每次我给女儿打电话,她的父亲都让我难过。我的同时代人由我的父亲陪伴和照顾,而我的女儿必须为我承受这种痛苦,承受别人奇怪的目光。”说着,文君开始低声哭泣。

    文君下定决心戒掉毒瘾,但这个过程漫长而漫长。他认为凭意志力完全戒烟是绝对不可能的。不仅身体失去了控制,而且“恶魔”更难克服。如果他们现在不被迫戒掉毒瘾,他们将没有机会重获生命,甚至可能失去生命。

    九月,文君可以外出。当谈及外出后的生活时,文君改变了他的悲伤,积极地说他将来想成为一名禁毒大使,告诉更多有自己经历的人“珍惜生命,远离毒品”。

    古田

    亲手摧毁了原本幸福的家庭

    大学毕业,事业蒸蒸日上,有三个孩子。原来,古天的家庭是完整的、幸福的、和谐的,因为吸毒,他个人粉碎了诚信。

    当他第一次接触毒品时,他在古代天堂大学。他第一次接触到k粉。那时,他和他的同学去了一家夜总会,那里大多数人都在吸烟。因为好奇,古天也想吸一口。大学毕业后,他停止了一段时间,但因为他从事服务行业,他交了各行各业的朋友,并开始再次接触甲基苯丙胺。起初,我以为我能负担得起,就把它放了下来,“玩得开心很好,但后来我完全摔倒了。”

    去年九月,古田在11年后第二次来到戒毒所。回忆起服用甲基苯丙胺的场景,他形容自己“太疯狂了”